精准医学网——专为医疗人士打造的资讯平台

2017年将独领风骚的抗肿瘤药,谁最走俏?

作者:精准医学网 阅读:5371次 时间:2017-01-06 15:50:40

20150628185405TG5u2tcL.png

癌症一向是困扰人类的一个难题,随着科技的进步,癌症治疗领域日新月异,出现了很多新型疗法,精准医疗更是开启了癌症治疗的新时代。随着肿瘤患者逐年增加,抗肿瘤药物市场也成为近年来医药界关注热点。2017年,有哪些抗肿瘤药将独领风骚呢?小编对此管窥一二,一起看看吧。注意,排名不分先后。

1.  Ibrance

20150421065848-1229063244_副本.jpg

Ibrance 是辉瑞研发的一种口服性抗CDK抑制剂,可用于治疗各种癌症,它是全球首个CDK4/8抑制剂。2015 年 2 月 3 日,FDA批准Ibrance用于一线治疗 ER+/HER2- 绝经后晚期乳腺癌;2016年4月,FDA批准Ibrance用于二线治疗治疗ER+/HER2- 绝经后晚期乳腺癌,此次获批将显著扩大Ibrance的患者群体。2016年1月Ibrance被英国药品与健康产业管理局(MHRA )授予“重大创新新药”资格,这意味着Ibrance离进入英国药物快速审批通道EAMS更近了一步,进入英国市场也指日可待。业界对Ibrance的商业前景也十分看好。此前,全球医药行业调研机构GlobalData发布报告指出,辉瑞CDK4/6抑制剂Ibrance将主导HR+乳腺癌。2015年Ibrance 销售量达14.43亿美元,2016年上半年已达9.42亿美元。

2.  Opdivo

201607261035338307_副本.jpg

Opdivo 是百时美施贵宝推出的一款新型的PD-1抑制剂类靶向抗肿瘤药物,是被各路人士看好的一款重磅药物。从2014年以来,它被批准上市的适应症已经多达4个,分别是复发难治的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二线治疗不可切除的黑色素瘤;二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已经晚期或者转移的肾细胞癌。另外还在两个适应症上获得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头颈部鳞状细胞癌和尿路上皮癌。Opdivo广泛被认为在竞争激烈的PD-1抑制剂类新型抗肿瘤药物中处于领先地位。而它的销售额也证明了这一点,自2014年上市后销售额直线上升,2016年上半年销售额为15.44亿美元,几乎是2015年同期的10倍,预测到2022年时其峰值年销售额或将超过100亿美元。

3.  Keytruda

0064enFazy732ug8PVfa9&690_副本.jpg

默沙东最为倚重的产品就是Keytruda,这款PD-1单克隆抗体对经常关注医药行业的人士可以说是耳熟能详。该药物与BMS的OpdivoPD1/PD-L1抑制剂在市场上的竞争也颇有看点和富有戏剧性(未来5年最畅销的抗肿瘤药物TOP10),业内预测此药物的峰值年销售额将能轻松超过50亿美元。为什么那么乐观?因为它在源源不断地输出令人振奋的临床研究数据,明年默沙东还将会公布2个临床研究结果。

4.  奥希替尼

163-16120Q5500aU_副本.png

奥希替尼是第三代EGFR靶向药物,顾名思义,针对的是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它最有效的是针对T790M突变患者,这占耐药患者的一大半。从动物实验到早期临床数据,大家都发现奥希替尼可以突破血脑屏障,奥希替尼不仅可以缩小携带T790M耐药突变的脑转病灶,而且对还没有耐药的EGFR突变脑转患者同样有效。EGFR患者如果出现脑转,无论是否有T790M突变,使用奥希替尼都很可能是比第一代靶向药物更好的选择。毫无疑问,奥希替尼这次的数据很赞,肯定会改变EGFR突变肺腺癌的治疗模式。奥希替尼目前已经在欧美和日本、加拿大、韩国、香港等地上市,在中国大陆也正在加速审批,希望能尽快惠及患者。现在最值得期待的是还没公布的总生存率数据。这个因为需要更长时间的追踪,往往会过1,2年才知道。肿瘤缩小固然好,但能真正显著延长患者的总生存时间,才真配得上“神药”的称号。

5.  Mefuparib(盐酸美呋哌瑞片)

402_100255_1_副本.jpg

本品由辰欣药业和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联合开发,由上海药物所杨春皓、缪泽鸿、丁健团队主持开发。在2014年“PARP新型抑制剂盐酸美呋哌瑞及其制剂的临床前研究”项目正式列入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并获得500万元的资助经费。盐酸美呋哌瑞最突出的代谢特征是组织高分布且易于透过血脑屏障,为神经胶质瘤等脑肿瘤治疗提供了可能;在治疗靶组织如卵巢、胰腺、结肠、子宫,药物浓度分别可达35、33、18、19倍,为其发挥优异的抗肿瘤作用创造了条件;安全性总体与国际已上市同类新药奥拉帕尼相似,且药物相关性毒性均可逆、停药后均可恢复。

6.  瑞格非尼

2015413145735_副本.jpg

瑞格非尼是一种口服多激酶抑制剂,可以RAF、KIT、RET、PDGFR、VEGFR1和TIE2等信号通路。该药已经获得批准可用于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和胃肠道间质瘤。瑞格非尼是近些年来唯一一个在索拉非尼失败后,作为二线系统治疗手段能改善晚期肝细胞肝癌患者生存的靶向药物。未来的临床试验应该将其与别的系统治疗联合,甚至联合三线疗法。显然,瑞格非尼将会成为索拉非尼失败后的标准二线治疗。

7.  Avastin 阿瓦斯汀

2010092509320963_副本.jpg

阿瓦斯汀作为一种抗血管生成的药物,通过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作用阻断肿瘤,抑制肿瘤在体内扩散,增强化疗疗效。在批准用于治疗乳腺癌前,这种药物还被美国药管局批准用于治疗肺癌、结肠癌和直肠癌,并在欧洲获准用于治疗乳腺癌、结肠癌和直肠癌。相对于赫赛汀和美罗华,阿瓦斯卡面对的生物仿制药竞争不是很大,前二者在欧洲的专利都已到期,而阿瓦斯汀可以被保护到2022年。2016上半年Avastin年销售额为35.7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预计未来几年还有一定的上涨空间。

新年伊始,医药界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洗牌,世界医药大鳄也开始寻觅17年将大放异彩的药物。以上是小编根据2016年抗肿瘤药物市场情况选出的可能在新的一年里得到更多青睐的药物,当然17年肯定会有新药物面世,计划赶不上变化,横空出世也是情理之中,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1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