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林格殷格翰中国官方帐号

医学侦探小说|一桩未经证实的未遂谋杀

作者:勃林格殷格翰中国 阅读:763次 时间:2017-07-03 13:48:22

人物关系表

B侦探:本城著名侦探

我(格林医生):本城著名心内科医生

格林医生父亲:本城富豪,患有房颤

格林医生母亲:早年逝世


“哦呀哦呀,格林医生,您还真是喜欢雕塑啊,光大卫主题的就有好几十个。”

眼前拿着放大镜,站在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仿制品前喋喋不休的是本城著名的侦探B先生。在一次画展上我们相识,作为一个本职是医生的业余雕塑爱好者,我们相谈甚欢。所以今天我邀请他来看我的一些藏品和作品。

两个大卫像

“是啊。您面前的那尊恐怕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卫像了。”我放下手中的素描回答道。

(米开朗其罗 大卫雕塑)

“哦,我猜医生您最喜欢的却不是这个,而是。。。” 他停了一下,故弄玄虚地在工作室内环视一周,指着我身边的那尊大卫像说,“是这个——贝尔尼尼的大卫像。”

(贝尔尼尼 大卫雕塑)

我点了点头,微笑地说:“其实您一早就看出来了,何必——”

“奥利维亚!我的药呢?!”工作室门口传来的咆哮声打断了我的话。

“我这就给您找出来。”我一边回答着一边奔了出去。

“是我的父亲。”我镇定的对B侦探解释道。“他有心脏问题,常年服用药物。”

“哦,这还真是不幸呢。”B侦探摇了摇头,“不知令尊患了何种心脏病?”

我微微皱了下眉头,“持续性的房颤。

“哦呀哦呀,格林医生这可真是个麻烦的毛病。”B侦探夸张的扬起了眉毛。“您知道前阵子那个著名的水手猝死吗?他也是房颤,结果服用了正确的药物还是脑血栓了,还是我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呢。”

我微笑点了点头,这个案子是本城心内科同行几乎无人不知晓了。

“那令尊服药可也要小心饮食。不过,您就是医生,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吧。”

“啊,那是肯定的。”我依然微笑着回答道。

母亲和父亲

“令堂大人已经。。。?”看来这位侦探的好奇心也是不小。

我不动声色的转头看着窗外的花园,回答道:“母亲已经去世十几年了。也是心脏不好。

侦探摆出抱歉的表情,“哦呀哦呀,那还真是唐突了,提到了您的伤心往事呢。”

我摇摇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母亲在的时候,我家的花园种满了洋地黄花。满园满园的紫色红色白色黄色铃铛样的花朵,风一吹,煞是好看。那个时候,贝尔尼尼的大卫像就放在花园的正中,生机勃勃,无限美好。可是母亲一走,花也全枯死了,换了如今平整的草坪,单调乏味了许多。

侦探的告辞声打断了我的遐想,回忆到此为止,人生应该向前看嘛。

三天后,父亲在集市上突发脑梗,幸而被人及时发现送到了医院。等我赶到时,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只是小血栓。”走出病房,我轻声嘀咕。

没过几天,B侦探又登门拜访。

动静之间

“本来以为是贝尔尼尼的大卫,结果还是米开朗基罗的。”他摇着头,第一句话就神秘兮兮。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说。

“动和静的区别啊。” B侦探微微一笑,”米开朗基罗是文艺复兴的静态,而贝尔尼尼则是更加富有动态美的巴洛克风格。同样是大卫,却呈现动和静的两个形态。”

我不动声色:“您究竟想说明什么?”

B侦探举起一只手指:“医生我觉得你已经猜到了吧。和大卫一样,血栓也分成动和静。

我笑了下:“然后呢?”

“然后?医生,蓄意谋杀是重罪,谋杀未遂也是哦,尤其还是谋杀亲生父亲!”B侦探夸张的摇着手指。

我没有回答,皱起了眉头。

B侦探继续说道,“的确您是可以不承认。不过我已经调查过,你父亲一直服用的都是您亲自开给他的阿司匹林。而您自己上次也承认令尊得的是房颤。医学上来说呢,肯定是您比较专业,但是既然您不愿开金口,那只好由我再来说明一遍了。”

“虽然同样都是抗血栓形成药物,阿司匹林看上去也能防止心房颤动引起的附壁血栓,但是其实是不同的。” B侦探说,“阿司匹林主要是抗动脉血栓最有效果,因为动脉系统形成的血栓往往以血小板活化聚集为主。

“然而,房颤所引发的血栓却是静脉血栓所以您父亲还是形成了血栓,最终血栓脱离造成栓塞。”

他一口气说完,指了指大卫雕塑们,“ 是这些动态静态对比的大卫像们给了我提示。我还真是佩服,您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干这事情。”

我愣了三秒,然后慢慢地、慢慢地鼓起掌来:“不愧是B侦探。很出色的联想啊。只是,你有证据吗?”(备注:撕破脸皮之后两人开始以“你”相称,非笔误。)

B侦探笑着回:“也许目前没有。不过我所知道的是,这些藏品的真正主人,是你的父亲吧。而他最近一直热心公益事业,据说他有想法将所有珍贵的藏品无偿献给博物馆,这让作为合法继承人的医生你,感到十分苦恼吧?”

“那似乎也证明不了什么吧?”我说。

未经证实的谋杀

“是的,不过如果公众得知本城著名的心内科医生的老父亲吃了自家孩子开的药,居然还脑梗而亡,不知道那些无缝不钻的八卦记者们会怎么写这个故事呢。”B侦探微微笑着,“你知道,我的博客粉丝还真不少呢。”

我沉默不语。

“那我就告辞了。”B侦探临到了门口,他还回过头,又举起一只手指晃着说:“小心!医生,你不可能每次玩火都不烧到自己的 !”

的确,虽然城内也有不少医生会习惯的给房颤病人用阿司匹林抗凝,但是作为业内精英也被曝光犯这种错误,的确是很引人注目,有些棘手。

要知道,持续性的房颤会使得心房失去正常收缩节律,血液在心房内淤滞,更容易触发凝血形成血栓,这便是静脉系统血栓,而阿司匹林对此种血栓的效果很差——因为阿司匹林主要是抗血小板聚集,而这对动脉血栓最有效果——动脉系统形成的血栓往往以血小板活化聚集为主

所以,第二天我就把父亲的药物更换了。

B侦探能从大卫像联想到真相,其实还查的不够严密。他没提到,当年我家的巨额财产都是我母亲名下的。父亲为了钱跟她结婚,忍气吞声十几年。后来母亲就因为心脏病而去世了。此后花园里的洋地黄花们突然也枯死了。父亲说是母亲的灵魂带走了她们。这真是浪漫而又伤感的解释啊,让我始终念念于心。

然而讽刺的是,几年后我学了医才恍然大悟,母亲的死基本上不是心脏病,而是被洋地黄的毒伪装成心律失常,慢慢毒死的。

既然父亲的钱如此得来,那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想来也是很浪漫的报复了呢。可是没准我邀请他来做客, 其实潜意识里还是想他来阻止我吧?就好像父亲热心于公益,也许正是因为早年杀妻的负罪感作祟吧?

谁知道呢?


本文原创作者:AyakuHu

一个想享受生活的中二医学少年

 

分享:1
向上